二十年磨一剑 腾讯神秘大股东为何再次减持?

来源: 智通财经

今年97岁高龄的查理·芒格(Charlie Munger),在过去的46年里和巴菲特联手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——伯克希尔公司股票账面价值以年均20.3%的复合收益率,每股股票价格从19美元升至84487美元。

以价值投资著称的巴菲特和芒格,买入可口可乐的股票,一拿就是30年,经历股市风雨跌宕,仍不改初衷。很多人说价值投资只适合美国,在中国就会水土不服,看看巴菲特和芒格买中国股票,也是快进快出,最典型的就是当年他们在中国石油的投资。

但很多人也许不知道,中国公司也有价值投资最好的例证,那就是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投资腾讯,持股长达近二十年,投资回报7500倍,年复合收益率是伯克希尔公司的3倍以上,堪称全球最成功的风险投资。

今年4月8日,腾讯发布公告称,其控股股东Prosus落实减持腾讯约2%的股份,售价每股595港元,较腾讯昨日收市价折让5.5%,这部分股票的价值高达1142亿港元,而Prosus减持完成后仍持有腾讯28.9%的股份。Prosus承诺,至少未来三年将不会进一步出售股份,对腾讯业务潜力具有长期信心。

腾讯大股东的上一次减持、也是过去17年来的首次减持,是在2018年3月。当时也减持了2%的股份,并承诺未来三年将不会进一步出售股份。

Prosus正是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在欧洲上市的子公司,其最重要的资产就是持有腾讯将近30%的股份。由于欧洲缺乏大型的互联网上市企业,2019年在欧洲上市的Prosus,便成为了欧洲首家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。但上市后,它一直面临着一个奇怪现象,就是股票市值与资产价值的倒挂——它持有的腾讯股票市值远远超过了它自己目前的市值水平。也许正是资本市场的这种压力,让它开始有了减持变现腾讯股票的动力——回馈Prosus的股东。但是,它把减持的步伐放得异常缓慢,按照三年减持2%的速度,Prosus如果要全部退出腾讯,需要至少还需要近半个世纪!也就是说,未来的半个世纪里,这是一家在年复合收益率上最可能挑战伯克希尔的公司。

为什么Prosus有减持压力但又把步伐放得如此缓慢?如果我们看一下2018年和2021年两次减持就会发现,只有足够慢的减持节奏,才可能让它减少投资收益损失。同样是减持2%的股份,2018年每股405港元的价格减持,而2021年减持价格涨到了每股575-595港元,增幅近50%!这还不算,腾讯每年给予股东的分红,让Prosus能够弥补其他业务的经营亏损。

为何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有这样的狗屎运,又有价值投资20年的定力?这还得从2001年说起,当时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破灭,腾讯QQ完全没找到盈利模式不被资本方看好,IDG刚投了几百万就想退,QQ用户一直在暴增烧钱太厉害,连买服务器的钱都不够了。融资四处碰壁,没人愿意买腾讯股份。MIH(目前Prosus的子公司)给了6000万美元的估值,比前一年IDG给的腾讯估值整整高了11倍,没有这笔救命钱腾讯早就死了。当别人都恐惧的时候,投资要变得更贪婪。这也是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心得。

回想起刚刚经历过山车的年轻基民,抱团股暴跌带来了一连串的反应。大多数人不知道究竟买了什么公司,也不知道需要何时卖出,就匆匆入市,又仓皇离市。

有人编了一句口头禅:生活中缝缝补补,股市中挥金如土,这一生为A所困!当你接近回本时,反弹戛然而止;当你获利出局时,再次上涨;当你自鸣得意时,空袭如期而至;当你身无分文时,好股遍地都是!

查理·芒格此前在南加州大学法学院毕业典礼演讲结束时说:“我的剑传给能挥舞他的人。”

芒格的剑,就是投资界人人都挂在别人嘴上,却不敢用在自己身上的“价值投资”。价值投资可谓“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”。原则很简单:选最可靠的公司,持有它,长期持有。

马化腾这段话,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,但是它恰恰说明了腾讯这家公司一些独特性——对股东权益、用户价值和社会责任的长期主义。

321.png
source智通财经
帮助中心
联系我们

官方微信公众号

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| Copyright ©️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-4

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